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快捷登录

罗永浩直播人数暴跌8成遭群嘲:一个输不起的人,往往也赢不了 ...

2020-4-28 13:1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23| 评论: 0


作 者丨康楚巴巴  
来源 | 睡前学管理(ID:ixueguanli)

4月10日晚8点,距离上次直播仅一周时间,罗永浩开启了第二次直播带货。

在本次直播中,老罗为湖北农副产品公益站台,将上次直播打赏的360万全部捐献,粉丝喊着“不能为湖北拼命,那就为湖北拼单”的口号,

这场为期3小时的直播共计有1142.72万人参与围观,在线人数峰值89.2万人,预估销售额3524万元。

较上次有所下滑,观众少了近8成,销售额也减少67%。

很多人纷纷唱衰“老罗不行了”、“老罗直播带货要黄了”。

但在我看来这种论调大可不必,“中国第一代实力网红”的能量依然不容小觑。


在所有的话题大佬中,罗永浩是个极其稀缺的存在,创业30年,不断失败,有行业冥灯的美誉,却始终被粉丝爱相随,整整红了17年。

有人说,老罗比马云厉害,马云是只能靠成功收获认可,罗永浩却能凭失败得到粉丝的追爱。

在以胜败论英雄的今天,不算成功的老罗为何红了17年?

有人说罗永浩的支持者是脑残粉。

老罗曾经在一个叫《长谈》节目中,给出自己的答案:

“我能打动粉丝,本质上我们属于同一类人。

他们看着我在公众面前嘚瑟、成功、失败,他们实际上是在我身上找自己。


现实中,有些事情想做,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做成,他们看着我不断折腾时候,在情感上会有代入感。

我这些支持者很少有无原则支持我的,如果有一天,我做了在三观上让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,我认为他们马上就会跑掉。

所以他们不是脑残粉。而是与我价值观高度认同的群体。

即使中年失足,买艺还债,粉丝仍一路力挺,爱的背后,是无数个流着泪的我们。


我们常被环境左右
他却能活成彪悍

我曾看过一部叫《楚门的世界》的电影,男主角楚门,从小生活在一个叫做桃源岛的地方,这个地方是一个被精心设计的真人秀世界。

30年来,男主见的人、经历的事,所有的人生轨迹都是按照剧本进行。


少时不知其中意,再看已是剧中人。

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现实中的楚门,都是按照看起来既定的脚本活着。

普通人能自己选择的并不多,大多数的路已被设计好。

即使偶尔可以自己选择,要么满足别人的期望,改变自己的初心;

要么路上枷锁纵横,荆棘丛生,被抽打的多了,自然习惯了命运的安排。

考大学、填志愿、去大城市打拼都是。

就这样,稀里糊涂的人到中年,猛地回头,原来自己都是按照别人的脚本活着,从来没有做过真实的自己。

为什么支持老罗?因为他永远骄傲地在为自己掌舵:

高二时候因为不满学校管理规定退学,倒腾车、卖书,韩国打工,做过很多种工作;

1万字长文简历,打动俞敏洪,三次试讲入职新东方;

顶峰时刻,从新东方辞职,创建自己的培训学校;

当时小机构为了生存,大多用华而不实的标语,收割学生。罗老师却实诚的说,“我们不是一家神奇的英语学校,我们是一家你来了需要苦背的英语学校”。

2011年11月罗永浩在西门子中国北京总部前,用锤子把三台西门子冰箱砸了个稀巴烂。以此抗议西门子方无视产品质量问题的傲慢。

从此,老师变斗士,成为偶像 。

2012年在手机行业一片红海时候杀了进去,正式宣布成立锤子手机。

当时老罗没钱,为了梦想,打开通讯录开始“乞贷”创业,硬是借了900万开始起步。

很多人说,900万?只够做出手机壳,老罗硬是凭着一股“不妥协”的蛮力,造出了锤子手机。

2019年11月,锤子手机出现经营问题,老罗本来可以申请破产清算。

考虑到锤子员工及家庭生计,他承担了数亿的债务,将锤子手机卖给了字节调动,至少保住了部下的饭碗。

我曾经看过一个访谈,老罗坦白自己最难时候想过自杀:

“如果申请破产,50个员工背后是50个家庭,曾经为了我放弃华为、阿里的战友,我不能对不起他们,所以我选择自己扛下。”

2020年4月,不想活但更不敢死的罗永浩,放下面子,卖艺还债,在一片嘲笑声中,开始了他的直播带货。

关键时候不跑、不甩锅,比真正的老懒靠谱的多。

有粉丝批评他“直播赚钱是理想主义形象的坍塌,铁落神坛不要脸。”


老罗却说:

“我这一路走来,都是按照自己兴趣或责任需求选择行业,从来不会在选择上考虑粉丝的感受,要不怎么能一红就红17年呢?有些人认为直播带货没有手机老板牛,这是他们的理解,跟我没关系”

看,这就是老罗,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自己怎么过只有自个儿知道。

不把别人的评价看的过重,试图让所有人满意,是一件很廉价的事情。

不跟风、不盲从,始终掌舵自己的人生,爱老罗的背后,心疼流泪的自己。


在舒适圈里赚最简单的钱
那只是老罗通向梦想的盘缠

实话讲,最近两场直播的战绩不错。

很多人就说,老罗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——“网红”。

网红的确是罗永浩的标签,最开始,因为老罗语录,他机缘巧合走进大众视野,语言天赋收到认可。

罗永浩其实凭这个本事可以很轻松的赚钱。

当年锤子手机发布会上,很多人为了听单口相声而来,几万人场地座无虚席,能把发布会说成脱口秀的,科技大佬里只此一人,有的投资人认为凭借罗永浩的号召力,他的发布会在广告宣传上至少可以省下3个亿。


老罗在《长谈》这个访谈节目中也透露:

“我个人最赚钱的方式就是做脱口秀骂,最高峰时的年度签约费,7000万到一个亿,然后我6个月做节目6个月去度假,这种日子远比做手机舒适得多。”

张张嘴几千万到一个亿,做手机,耗费7年心力,最终欠债数亿,这样看来,老罗是选错了。的确像网友说的那样,兜兜转转重归正途。

可最近,界面新闻采访罗永浩,“做手机和做直播,在你心里各是什么地位和感受?”

他回答:“我现在卖货卖得很开心。我算着它的收入,算着它什么时候能帮我还完债务。” 

“我们被迫卖掉手机业务之后,我在做其他事情赚钱,准备杀回智能设备领域,关注的是手机的下一代计算平台”

为什么舒适圈里最简单的钱不赚?
还要计划去搞烧钱不见骨头渣的下一代手机计算平台?

刘润老师说,“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,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。”

现在看来,虽然败了,罗永浩还是不打算下桌,至少还在虎视眈眈。

有句话说得好,一个输不起的人,往往也赢不了。

我在罗永浩微博留言中看到了这样几条留言:

“我在上海有几套房子,现在自己活的很迷茫,似乎人生的价值只剩下那几本房产证。”

“我是外企高管,奋斗到40岁,发现公司不需要我了,每天都很焦虑,其实这些年房子和车都买了,家庭也有积蓄,可以跳出来自己创业拼一下,我一直想自己干,但是就是没有迈出第一步的勇气,万一失败了,怕被嘲笑”

不被嘲笑的梦想不值得实现,爱老罗的背后是流泪的我们。


我们还在”玻璃心”,他却早已“脱敏”

我朋友最近辞职了。

因为疫情,外贸行业受到影响,他们公司订单被取消大半,老板可能因此心情不好。

正好朋友工作出现点小纰漏,被老板骂了几句,我那朋友“玻璃心”受不了委屈,毅然辞职。

裸辞后却发现,目前情形下,工作是多么地难找。


一位HR朋友给我说,那些多年还在职场基层混的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:

只要受一点委屈,挨一点骂,就想着辞职,承受不了压力和批评,于是带着一颗玻璃心,不断寻找没有压力和委屈的公司,结果让自己一次次失望。

要想在职场干出成绩,捏碎玻璃心是必须的。

2018年,锤子科技已经遭遇危机,困难的时候,罗永浩让老婆去签无限担保责任,借了9000多万,有些老投资人都看不下去了说:不要超过一个亿,如果超过一个亿,宁可选择另起炉灶。破产清算。

但是老罗第二天到了公司,看到那些跟着他拼命的同事,就又跑去借了。

2019年,锤子手机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几年后,最终被字节跳动收购,坊间传言,罗永浩自己担负了3个亿的债务。

当时有几个朋友担心他想不开,去家里看望老罗,发现他竟然真的很好,山穷水尽了,还在研究可以做点什么才能尽快还债。

这种穿了防爆衣的强大内心,被老罗称之为“脱敏”。

在锤子刚开始的那几年,由于生产端有些东西做不到,导致原来付款的项目要拖延,对方很严厉,强调固定时间收不到钱,就要给锤子中断供应。

在开始的时间,罗永浩说他会焦虑到干不了任何事,只能去办公室关上门,用收拾东西、冲个冷水澡去缓解焦虑。

直到多年以后,他说无论明天发生任何事情,哪怕明天公司要倒闭,自己都可以正常工作。

“做企业之前,提到那些特别牛的人,都是遇到大事很冷静,做事情有定力且很果断,这些人貌似都有能人所不能的东西”老罗说。

“我以前也是很向往这些东西,甚至做企业后还想去修炼那些东西,直到突然有一天,发现自己竟然也能做到,感觉很吃惊,后来事情经历的多了就是脱敏”。


用他的话说,大户小姐细皮嫩肉,一晒太阳就起红斑过敏,后来上山下乡扔到海南呆了一个夏天,晒暴了五六层皮之后,这就是脱敏的过程。

真正的猛男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爱老罗的背后是我们流泪的玻璃心。


罗永浩混蛋式倔强
承载着太多人的精神乌托邦

罗振宇说:“如果罗永浩失败了,那只是历史上无数次平庸无趣的失败中的一次,我们见过太多。

但是如果罗永浩成功了,他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有趣一点点。

无论是谁,只要他心里有一点狂放的想法,生命就会被照亮一点点。”

前几日,界面新闻采访罗永浩:

支持你的人依然不计其数,在他们眼里,你还是那个坚持自我的理想主义者,只是短暂地因为现实需求做出改变,怎么看待未来可能出现的成功或是失败?

罗永浩回答:我和“不计其数”的人看法基本一致,但我甚至不认为我做了什么“改变”。

你走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,不小心欠了钱,你继续追求梦想之前,先抽空赚些钱还债,这不能叫“改变”。

接下来可能的成功?它应该会帮我实现产品上面的那些理想吧。

我今年四十八岁,还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。


瞧,48岁的罗永浩,历经千帆初心不改,还是那个理想主义少年,只是他更成熟了,从纯粹走向包容,从极端走向不苟且的妥协。

愿我们擦干眼泪,都能做自己生活中的罗永浩。


-END-

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“《人力资源》杂志”立场。













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 广告位招租
发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