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人力资源杂志官网 首页 杂志原创 2019 查看内容
0

礼貌的音色

摘要: 礼貌的音色 文/齐向宇 刊登于2019年11月刊

时下,鲜有“燎锅底”一说,可纪先生夫妇偏邀我去他家串门。二人为我至交,生平波澜不惊,搬了新家一定有值得分享的装饰品等你去赞。于是约时登门。

嗬,尚未敲门便有打击乐悍然入耳,稍顿,依稀可闻中气充沛的咯咯声。纪先生是搞平面设计的,莫非新宅添置起蛙塘?

原来,纪先生15岁的儿子在家自赏振聋发聩的音频。“闭掉!你咋不给我争脸呢?”我赶紧说:“不打紧,在下尊享礼乐优待。”递上贺迁红包间,迅急巡睃一圈客厅、书房。猛一眼,摄住纪先生自书的条幅:“一歪一斜创意,一颠一簸审美。”哇,受教,这样的职业追求定然圈粉。

跟小公子打个招呼吧,“小纪同学好”。只见小纪同学的两条腿在沙发上悠游地发抖,一手抓起他爸的手机点击起来,连一个表情包都没舍得赏我。

刹时,我的脑际闪出一词——旁若无人;第二时间蹦出刘慈欣《三体》里的那句话——“毁灭你,与你何干。”我努力在纪先生面前表现着成人的大度:“贵公子高冷范儿,不屑陌生人。”纪先生很丧,抱歉了好一会儿。“这熊玩意儿也有优点,学习挺聪明的。”

别人家的孩子,容不得外人尬聊。孔子弟子三千,也只有七十二贤人,优秀率才2.4%。所谓“十五而志于学”,不止于学业“知某数,识某文”。孔夫子创办的学校有四科,依次是“德行、言语、政事、文学”。子曰:“贤哉!回也。”获评德行科最高分的颜回,自然被后儒尊为颜子。“融四岁,能让梨”入选《三字经》,是因为孔融虽顽童,却目中有长幼。

“小洞不补,大洞尺五。”或许小纪同学逆反期正在路上,学习的心性,见贤思齐,就会有新的旋律待弹拨。

许多温情或沮丧的桥段,都发生在基本的人性尺度上。对这个尺度的上限和下限的把握,有一个靠谱的方法论,叫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从小就知道谁谁是讨自己喜欢的人,也该知道,你讨人喜欢了,讨自己喜欢的人会不请自来。

试完不买,商场闲逛的女人总是特别多。转身后,不耐烦的挂衣声,仿若锯铁一般刺耳,你还指望会有回头客吗?“慢走,欢迎再次光临”,这才是待人接物的职业底线。

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。诗人这样说:倘由我调试值得啼听的音响/宁可撂荒我的耳膜/也要为他人辐射/礼貌的音色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返回顶部